無法送達的情書

回顧那一段失落的生命

你聽過「轉型正義」一詞嗎?轉型正義並非只討論過去威權體制的對與錯,更重要的是使我們擁有了解過去那些感情、那些信念的機會——在那個時空中,許多人確實冒險過、經歷過。 不見得要討論民族大義,但想去珍惜那一段段、活生生的生命軌跡。因此我們參考了《無法送達的遺書》與其他文獻資料於下方呈現,希望能藉由這故事,訴說臺灣過去的這段歷史。
※ 資料陸續更新 ※

1967年5月11日

今天是同學們一起為了慶祝學長姐畢業舉辦舞會的日子,為了避人耳目,在一開始跟學校申請的時候,使用的名義是包水餃,門口附近確認有人輪流把風後,才把鐵門拉下開始舞會。
結果因為跳舞聊天太開心,不小心跟同學聊太晚了,晚上11點多時才解散。
我怕溜出來太晚會被阿母罵,趕緊騎著腳踏車狂奔,結果在到家前的前兩條街看到阿母拿著手電筒在街上遊走。
「亭仔,哩係造佗位啊!(亭啊,你是跑去哪裡野了?)」
我因為心虛有點口吃。支支吾吾一陣子才勉強說出口。
「謀啊(沒啊),淑芬說要慶祝學長姐畢業,所以找我一起去吃飯。」
「擱工北賊!起假奔欸慶加水?共!哩係造佗位啊!(還說謊,去吃個飯會穿這麼漂亮?說,妳是跑去哪裡了!)」
阿母生氣的剛講完,我就感覺臉上一陣火辣,是被挨巴掌了。
"啪!"
我知道自己回家太晚,是我自己理虧,但沒想到會被打,抬起頭想要抗議,結果看到阿母臉上的眼淚我就呆掉了。
「不是尬哩共貴,絕對不可以偷偷跟別人去七逃,大人要是看到,哩欸吼抓去關,不管工啥米籠沒效,只要被抓走,就永遠沒法度回來啊,親像哩阿爸⋯⋯(不是告訴過你,絕對不可以偷偷跟別人去鬼混,要是被(警察)大人看到,你會被抓去關,不管說什麼都沒有用,只要被抓走,就永遠不會回來了,就像你阿爸⋯⋯)」
母親的聲音一開始還很激動,然後越來越低,低到我沒有辦法聽清楚,然後像失了魂的玩偶坐在地上。
「籠係挖母丟,阿母哩麥擱號啊,哇以後姆感啊,阿母⋯⋯」
(都是我不對,媽媽妳別再哭了,我以後不敢了,媽媽⋯⋯)

資料來源

上一篇 下一篇 回時間軸
前往噗浪故事串